空心砖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空心砖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李克强总理首提外储成负担运用政策或生变

发布时间:2020-02-27 17:54:02 阅读: 来源:空心砖机厂家

巨额外汇储备已不仅仅是央行副行长、外管局局长易纲眼中的负担。近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非洲访问期间表示:我这里也坦率地说,比较多的外汇储备已经是我们很大的负担,因为它要变成本国的基础货币,会影响通货膨胀。

央行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3月末,我国外汇储备已达3.95万亿美元,突破4万亿美元大关就在咫尺之间。如何盘活存量、控制增量,也早就引起了决策层和专家学者的关注。

事实上,上述言论并非是李克强第一次就外汇储备问题表态。早在2013年6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就研究确定要创新外汇储备运用,拓展外汇储备委托贷款平台和商业银行转贷款渠道。

外储委托贷款平台亟待拓展

2013年底,易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当时约3.7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已经超过最优规模,再继续增多就不划算了。

不划算的表现在外管局《2013年中国国际收支报告》中亦有显示:2013年中国投资收益逆差599亿美元,扩大70%。主要反映了我国对外资产负债的结构问题,当期外商在华投资的收益较上年增长23%。报告称。

长期以来,我国外汇储备投资是以低收益的美国国债为主。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宏观经济研究主管温彬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外汇储备的投资运用,不能再单一地以美元国债为主。为此,他提出四种外汇储备存量投资使用方法:其一是可以在币种之间进行调节,比如投资欧元、日元等;其二,可以增加黄金储备;其三,可将一部分外汇储备交给中投等主权基金,尽可能增加外汇储备的增值、保值;其四,推进外储委托贷款平台和银行转贷款。

委托贷款的收益率显然要高于美国国债的收益率。温彬表示,所谓外汇储备委托贷款和转贷款主要是指外管局委托开发银行和商业银行,给它们一部分外汇储备资产,专门用于委托贷款,由开行和商业银行提供给需要外汇贷款的企业,用外汇储备提供委托贷款。

外汇储备委托贷款并非新事物。2013年1月,外管局有关负责人就创新外汇储备运用相关工作答记者问称,近年来,在做好货币政策调控和外汇管理工作的同时,不断创新外汇储备运用,支持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和走出去战略,并在外汇储备经营管理机构内,成立了外汇储备委托贷款办公室(SAFE Co-Financing),负责创新外汇储备运用这项工作。

2013年6月,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确定:支持企业走出去。创新外汇储备运用,拓展外汇储备委托贷款平台和商业银行转贷款渠道,大力发展出口信用保险。推进个人对外直接投资试点工作。

同样是在李克强5月访非期间,一名当地中资企业负责人向他反映目前企业海外发展在融资方面面临的难题,李克强对此详细了解并现场回应。他说,国务院已注意到这个问题,并做了专门研究,政策最快下周就可实施。

有分析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李克强的上述表态指向的或许就包括拓展外汇储备委托贷款平台和商业银行转贷款渠道的具体政策。

控制增量不能单靠资本项开放

在盘活存量的同时,如何控制增量是另一个重要问题。

我国外汇储备已超过任何合理范围。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余永定认为,对于过高的外汇储备,不仅要盘活存量,更应该引起重视的是控制增量。余永定称,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停止进一步增加外汇储备,而解决这个问题的最简单办法是央行停止对外汇市场的干预。根本解决之道则是对中国的引资政策和贸易政策进行调整。

鼓励海外投资是有必要的,但也面临很多挑战。海外投资增加也不能很快,逐步推开得有一定准备工作。现在我们海外投资实际上已经增加很多很快了,但是外汇储备增加得更快,去年增加了5000亿美元,今年第一季度就增加了1250亿美元,按照这个速度,今年可能又要增加5000亿美元。余永定表示,资本流出的速度赶不上外汇储备增加的速度,增加海外投资不足以解决这个问题。他认为,人民币管制滞后,套利套汇凶猛,短期资本流入数量非常大,也是一个突出问题。

温彬则表示:资本项目开放错过了比较好的时机,在2012年资本项目出现逆差的时候,如果我们稳步推进资本项目开放,可能就不会形成2013年热钱的大量流入,造成资本项目顺差过高。如果有一个双向的流动机制,资本项目过高的顺差就会大幅压缩。

温彬认为,政府对于全面开放资本账户持审慎态度。他表示,全面开放资本账户以后,大量跨境资金的流动会对人民币汇率产生冲击,进而影响市场的稳定。在当前经济下行、房地产价格仍处高位的情况下,放开资本项目过大、过快的开口可能会导致汇率进一步贬值,也会导致房地产价格下降,可能会冲击金融稳定,进而影响实体经济。

而余永定也认为,在存在大量市场扭曲的情况下,资本跨境自由流动很可能是弊大于利。余永定表示,资本项目自由化的时序非常重要,必须首先建立短期货币市场的风险管理机制,更重要的是,在放开资本管制的同时确保货币政策的独立性。

除尘设备

角铁法兰管道加工

河南家电清洗加盟

八边封食品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