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砖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空心砖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树上的知了在歌唱

发布时间:2020-07-13 17:36:25 阅读: 来源:空心砖机厂家

核心提示:树上的知了在歌唱又是一个高温天气,昨晚预报说今天37度。这么热的天,谁还有心思写作业啊!萌萌懒懒地趴在书桌上,全心全意地发呆。物理作业,不做啦;数学卷子,不写啦;英语单词不背啦;语文测评,不理啦;化学练习,不管啦。好羡慕树上的知了啊!夏日里,它们尽情歌唱。萌萌心里好嫉妒啊... 又是一个高温天气,昨晚预报说今天37度。

这么热的天,谁还有心思写作业啊!萌萌懒懒地趴在书桌上,全心全意地发呆。物理作业,不做啦;数学卷子,不写啦;英语单词不背啦;语文测评,不理啦;化学练习,不管啦。好羡慕树上的知了啊!夏日里,它们尽情歌唱。萌萌心里好嫉妒啊!要是妈妈把我生成知了该多好,除了唱歌,就是歌唱。永远没烦恼。唉!做小孩难,做学生更难,做高中生难上加难。

此时此刻,另一张书桌前也坐着一个女孩。不同的是,扎着马尾的她正用纸笔尽情挥洒。物理作业,完成;数学卷子,完成;英语单词,已背;语文测评,完成;化学练习,正在完成。真是太好了!马上就做完了。树上的知了啊!等着丫丫哦!我们一起歌唱。放假了,放假了。哇!当个孩子真好,当个学生真不错,当个高中生真是充实快乐。

萌萌17岁,丫丫也17岁。两个女孩都是高一(2)的学生。一个贪玩厌学,一个好学刻苦。一样的老师,一样的内容,不一样的心情。

有一次,语文老师赏析“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

“哇!好美!多么恩爱的一对鸟儿!多么缠绵的枝条藤蔓!”

“啊!做鸟有什么好?没有电视看,没有零食吃。傻子才做树枝,又丑又没用,还要被人踩。”

丫丫和萌萌燃烧着各自的小宇宙。

“终于下课啦!”

“怎么就下课了啊?”

叮铃铃的下课声结束了语文课。没等老师出教室,萌萌一个健步飞向操场,篮球场上一群哥们早已恭候多时。其实萌萌打得不怎样,几乎是门外汉,关键是哥们儿们都是学校的帅哥级别的美男子,而且很有义气。作为唯一的女性队员,萌萌心里总有“绿叶丛中一点儿红”的感觉。其中的一片,还是萌萌日思夜想的。要是他多看我几眼该多好!我今天的衣服漂不漂亮?不知道头发这样扎他喜不喜欢?新买的发夹他看到了吗?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如果没有的话,他会喜欢我这样的吗啊?想着,想着,萌萌的脸都发烫了。

“萌娃!你脸怎么这么红啊?”

“是吗?怎么搞的?”

“可能是运动量大了,要不你下场休息,我叫杰子替你。”

“不,不用。我可没那么弱。”

“杰子,过来!萌娃,下去。”

“我不……”

队长一声令下,球场上还原了绿的海洋。萌萌被安排在休息椅,还顶了个光荣的头衔:“后勤人员+啦啦队长”。再顽皮的萌萌也斗不过霸道的队长。被这种霸道吸引,萌萌心底刻印了一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名字:穆晨。别看萌萌大大咧咧,此刻她的小心肝儿早被化了。默默地注视着他,关注着他,跟在他身后,只为能跟他在一起。

17岁的花季少女,17岁的花样少男。她恋着他,他不知道她恋着他。

“立正。”

“稍息。”

“向右看。”

“向前看。”

“报告老师,高一(2)班应到65人,实到65人。报告完毕。”

体育委员穆晨整理好队形后,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练习过后,老师宣布自由活动。穆晨照样打球,萌萌照样看球。还有的同学散步、聊天。与众不同的是,报刊亭前驻足着扎的马尾的丫丫。这个与众不同的丫丫,完全没有察觉到操场上的一排排热浪。

“那个同学,可以把球扔过来吗?”

“那个女同学,帮帮忙。”

“你聋子啊?传球过来!”

几番心平气和后,穆晨发飙了。” “装聋作哑”的丫丫毫不知情,扶了眼镜,继续关心的天下事。萌萌实在坐不住了,匆匆忙忙跑过去,为他的霸道买单。

“你装什么装?清高啊?还是本来就又聋又哑?”

“有你这么不食人间烟火的吗?没劲。傻B。”

没来得及还嘴的丫丫,这才回过神来。刚刚上演了舌战谍影。不管他,继续看我的,没情趣。

后面的事正如你我猜想的一样:萌萌高中毕业就工作了,丫丫高考得意进入大学深造。不遂人意的是萌萌并没有和穆晨在一起,那次表白伤了萌萌的心。

“穆晨,打完球有时间吗?我有事找你。”

“什么事?现在说不行吗?”

“丫丫的事。”

“那好吧。一会儿见。”

班里早有流言蜚语,说萌萌喜欢穆晨,穆晨喜欢丫丫,丫丫喜欢隔壁班的谁,隔壁班的谁喜欢他们班的谁。丫丫成了萌萌的眼中钉。

“说吧!丫丫怎么啦?”

“也没怎么,只是好多同学看见她和隔壁班的谁出双入对的。”

“你胡说!”

“是真的,说是他是丫丫男朋友了。”

“为什么告诉我?”

“我不想你被她骗了。她没有那么冰清玉洁。说不定,早就……”

“早就什么?我看错你了。你和其他脑残粉一样:低俗。”

告密失败的萌萌把账都记在了丫丫头上。肚皮里的蛔虫也跟着参与策划“阴谋”:我一定要让穆晨认清她的真面目。

“丫丫,我有道题不懂,可以跟我讲讲吗?”

“没问题。过来吧!”

丫丫的讲解笔记爬满了萌萌的草稿本,萌萌似懂非懂的点着头,心思早飞到天上唱歌去了。在接下来的一个周,萌萌脱胎换骨,每天都埋头苦学。难道真是要学习了?可别急的定义。

“穆晨,你看看这是什么?”

“亲爱的某某:我爱慕你很久啦。我能做你女朋友吗?……爱你的丫丫。”

“惊讶吧!我在丫丫桌子旁边捡的。看来她也不是纯洁无暇啊!还这么露骨矫情,真不要脸。”

“无聊!你给我看有什么目的?”

“没什么目的,只想让你看看她的真面目。”

“你的面目我倒看清了。”

“穆晨,你误会我了。你别走啊!等等我。”

萌萌怎么也想不明白,穆晨怎么老是护着丫丫。他俩有什么高深莫测的关系,莫非他们早已暗渡陈仓。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萌萌决定一查究竟。

学校大门外有两条路,一条走的人多,一条走的人很少。丫丫偏走入少的那条,只是今天在不远的身后多个影子。

他们出现了。

我就说他们关系不浅。你看,男的帮女的背书包。女的还给男的擦汗。好一对“狗男女”。怒发冲冠的萌萌,走过去打算揭穿他们。忽然,男的的自行车倒了,坐在后面的女的跌了下来。哈哈哈!活该。被爱情烧糊脑袋的萌萌,幸灾乐祸的注视着一切。

“丫丫,没事吧?”

“哥,我没事。”

“都怪哥不好,妈妈又要担心了。”

啊!他们是兄妹啊!难怪那么亲密?幸好,这下没人跟我抢穆晨了。

“哥,你真要为我放弃高考吗?你成绩那么好。”

“傻妹妹,哥哥才没有那么好。我不是读书的料。”

“其实,我都知道。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

“别自作多情了,丫丫。哥哥心里有数。”

穆晨并非贪玩的孩子,可家里的情况只能供一个人上大学。他的贪玩成性也并非本性难移。懂事的他只想早点毕业,减轻家里负担,供妹妹上学。丫丫心底清楚地知道这一切,所以她加倍学习。他和她的明天栓到了一起。

高中毕业后,萌萌三番五次的找过穆晨,表示想和他在一起。那场大雨,浇醒了萌萌。

“穆晨,我跟你送伞来了。”

“谢谢!你自己用吧。”

“你干嘛老是冷冰冰,我喜欢你三年了,你一点儿都看不出来吗?”

“我们不合适。”

“为什么?”

“心不在一起。”

“慢慢地靠近不就在一起了吗?”

“还是不可能。”

“我哪里做的不好?我改还不行吗?”

“对不起。我要走了。”

“穆晨!穆晨!”

踩着单车的少年,风一般的穆晨。留下雨中伫立的萌萌。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穆晨,我一定要得到你。

“死性不改”的萌萌再次踏上那条小路。我倒要看看你究竟和哪些狐狸精在一起。从来没有我顾萌萌得不到的东西。

他们出现了。

单车少年的肩膀上依偎着一个少女。

“哥,你怎么不找女朋友啊?”

“没合适的。”

“当初追你的人那么多,怎么没有合适的呢?萌萌就是个好女孩啊!”

“是吗?你怎么知道啊?”

“上学时,你就是她的全世界。她天天围着你转。跑前跑后,挺勤快的。”

“那就叫爱啊!”

“爱情,我不太懂。不过,她挺关心你的。”

“我和她只能做朋友。”

“为什么?”

穆晨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铺展开来,递给了丫丫。

“这是你写的吗?”

“这不是我的字。”

“可上面有你的署名。”

“真不是我写的。”

“你确定?”

“非常确定。我记性很好,而且我从来没有写过情书。”

“你哪来的?”

“萌萌给我的,说是在你桌子旁边发现的。我一直怀疑,也担心。如果真是你写的,我怕早恋耽误你学习。如果不是,就是萌萌在搞鬼。现在你都大一了,哥才敢提。没有这件事的话,萌萌之前还是好女孩。”

“你不能原谅她吗?她爱你才这样做?”

“不能。不择手段的爱我不敢要。”

“唉!总是痴情惹得祸!”

兄妹俩的对话,一字不落的跑进了萌萌的耳朵里。事实上,那声音并不很大,可萌萌感觉被雷劈了一样。站了很久,还是不能回过神来。树上的知了声嘶力竭地唱起了歌,努力地打破这一僵局。

“知了!”

“知了!”

“知了!……”

他们的心有谁知道?

辽源西服定做

随州西装订做

莆田工作服定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