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砖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空心砖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深圳万丰社区风波调查社区干部涉嫌违规卖地

发布时间:2021-01-21 17:24:00 阅读: 来源:空心砖机厂家

深圳万丰社区风波调查:社区干部涉嫌违规卖地

继江苏华西村传出集体财富分配争议之后,与之齐名的深圳宝安区万丰村(现改为万丰社区)近日也陷入了一场居民维护集体财富纷争之中。  起因是该社区村民自从2012年2月份开始不断质疑万丰社区的干部“贱卖”了村民的集体土地,并且存在“重大贪污腐败问题”,希望当地政府能够罢免“两委”班子成员,并收回他们被“贱卖”的土地。  当地政府也反应迅速,3月26日,深圳宝安区副区长、沙井街道党工委书记谢晓东就带着数个职能部门负责人到万丰社区与25名村民代表座谈。  谢晓东直言万丰社区“问题比较严重,也比较复杂”,并承诺进行调查,如今,宝安区相关方面已经决定万丰社区党支部7名委员集体停职。  事情却远未结束,3月28日,本报记者在深圳市宝安区沙井万丰社区一间已停工的棉布厂房里看到,万丰社区25名民选代表们围在办公室门口,七嘴八舌的商议要不要罢免万丰社区现任的居委会和万丰股份合作公司董事会。  村民们的质疑并非毫无根据,本报记者获得的流传出来的部分材料及合同文本则显示,其中一个地块的出租合同显示,某地块的出租价格每平方米仅为7.5元/年,严重低于市场价。  问题或不止于此,万丰社区村民提出了四点要求,其中第一点就是希望收回被低价出售的集体土地,这背后的经济利益不可谓不大。  事到如今,万丰村连同其风靡一时的“万丰模式”一样正遭受最严厉的质疑,这个昔日的“南国第一村”如何重塑当年的辉煌或最终取决于这次争议是否能得到圆满的解决。  一场卖地引起的风波  谁都没想到,这个繁华的社区会突然卷入一场巨大的风波之中,而这场风波的发起人则是社区的主人——当地的村民。  公开资料显示,万丰社区位于沙井街道中心路与宝安大道之间,是深圳宝安区沙井地区的繁华地带,该社区总面积6.8平方公里,下设5个居民小组,户籍人数2067人,外来人口5万多人,约占社区总人口的97%。  虽然现在正式的名称是万丰社区,但从沙井街道中心路上望去,社区内一栋高楼上的“万丰村”三个大字依然异常醒目,这里曾是万丰村民共同的骄傲。  万丰鼎盛时期,与华西村、大邱庄、南街村齐名,号称“南国第一村”,据相关媒体报道,2002年底,万丰村总资产达18.23亿元,人均资产86万元,年人均收入3.5万元,加工出口额5.9亿美元,当年就提前达到“小康”社会各项指标。  然而在此后的10年时间里,万丰社区一直走下坡路,目前几乎跌入资不抵债的境地,一些居民反映万丰(集团)股份公司已有九年没有分红,万丰社区早已风光不再,村民们认为自己并没有享受到发展的好处,“集体卖土地的钱不见了”。  因此,几乎是一夜之间,这场因质疑卖地而起的风波迅速扩大,在小小的万丰社区掀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暴。  据本报记者多方了解,风波起自2012年2月初,彼时,万丰社区所在的沙井街道的前街道办书记刘少雄在公安机关对沙井地区的一次专项打黑行动后被撤职调查,万丰社区的居民感到“松了一口怨气”,认为收回土地的时机到了。  此后,居民们频繁到沙井街道、宝安区和深圳市相关部门举报、上访,甚至采用堵塞道路等“明知道不合法”的手段,在引起外界关注的同时,也希望促使宝安区政府做出及时的应对。  据深圳当地媒体报道,村民们反映在万丰村,村支书潘强恩权盖一切,在基层选举中,居民意愿得不到表达,除此之外,土地收入则是一个最大的反映焦点。  万丰社区居民潘帆生告诉本报记者,如今的万丰社区,已经处在“不知道卖了多少地,也不知道还剩下多少地”的窘境。  此外,万丰社区还要求政府去查当地黑恶势力,停止对社区工厂加征物业费,并及时公开社区政府和万丰集团公司的财务情况。  另一方面,作为已进行股份制改革的企业,万丰集团已经连续九年没有给股东分红,也引起了万丰居民的极大不满。  “村里(万丰社区)有110万平方米的厂房和宿舍出租,每年有1.6亿左右的营收,再加上街道两边店铺的租金,一年总共收入2.3亿多。为什么每年都不分红,这些钱都到那里去了?”潘帆生问道。  居民们还普遍反映,现任的居委会和集团公司董事会成员,在处理卖地问题上存在严重违规行为。“村里要卖地后来都不开会,直接是一个人说了算,卖了多少(价)我们也不知道。”曾经担任过村代表的潘帆生说。  对此,沙井街道办驻万丰社区工作组姚定军告诉本报记者,“社区居民们的诉求有很多,但最重要的是两条,一是土地出租问题,二是干部涉嫌贪腐问题。”  在万丰社区驻守一个月后,姚定军表示“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村民所反映的问题并非空穴来风”。他坦言,“万丰社区从2008年起,政务和财务就没有公开过。”  除此以外,姚定军也坦承,万丰社区以集体名义组建的诸多企业,相互之间关联也极为复杂,要理顺社区的土地和财务问题,需要对万丰社区的材料进行全面的清理。  深圳市也就此成立了专项工作组,“万丰社区的材料已经被工作组提走,我们也在等他们的调查结果。”姚定军说。  卖地争议:每平方米租金只有7.5元/年?  村民的说法是否确实,目前尚无法完全验证,但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合同副本,部分证实了万丰居民的猜测并非虚构。  这份“租用土地合同书”显示,深圳市沙井万丰股份合作公司作为甲方,将位于万丰社区下岗坡,面积约47704.77平方米的地块,提供给乙方深圳市荣利通投资有限公司使用,使用年限为60年。  该合同的第三条则明确的显示:甲方提供上述土地给乙方使用,甲方一次性收取乙方每年人民币357785元整的使用费,60年共计人民币21467146元整。以此计算,该地块的出租价格每平方米仅为7.5元/年。  这个价格严重低于市场价,引起了村民的不满,本报记者了解到,像这样的合同,在万丰社区还有很多。  曾见过这些合同的居民潘胜告诉记者,合同叠起来大概有10厘米高,万丰社区被这样卖出的土地,总面积大概在100万平方米左右。  不过对此说法,到本报截稿时为止,尚未得到官方证实。  “卖地之前,村里根本就没跟我们商量,我们都是后来看到有施工队了才知道。”万丰社区25名代表之一的潘胜说。正是因为程序上的不合理,他才怀疑万丰集团现任领导在进行“黑箱操作。”  深圳万丰社区风波调查:社区干部涉嫌违规卖地  本报记者就此向深圳市沙井万丰股份公司求证时,工作人员以“负责人不在”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在3月26日的沟通会上,深圳市规划国土委宝安分局副局长郑镜荣表示,对于合作用地的转让,政府部门的规定是:需要召开股东代表大会,三分之一的股东同意之后才能转让,同时还要按照程序进行审批。  然而,这些转让的土地,已经以另一种形式出现在万丰社区居民的面前。  3月29日,当本报记者来到位于宝安大道与新沙路交接的佳华商场附近时,看到了村民所称被“贱卖”的地块上,楼盘的地基已经打好,但已经处于停工状态。  一位留守工人告诉记者,工地从二月份就已经停工,何时复工也不知道。在另一地块,已经建好的楼盘阳台上晾晒的衣物显示,这里已经有人入住。  在一张标注了地块分布的地图上,记者看到,万丰社区租出的地块大多位于沙井街道中心路和宝安大道之间,而在这些地块上,要么临街建起了门面店铺,要么建起了高达数十米的商品房。  “这些楼都是以万丰社区统建楼的名义建起来的。”潘胜说,这些地被以极长年份的合同出租给其他公司后,都建起了房子,但讽刺的是,万丰社区的居民目前还没有一栋真正属于社区的统建楼。  “这就是在违规建设小产权房。”潘帆生说。  纪委已介入调查  与其他地区遮遮掩掩不同的是,深圳方面以极为快速的反应速度处理了这一问题。  3月26日,谢晓东在万丰社区表示,该社区党支部7名委员已被集体停职,工作组正在对万丰村的土地使用情况进行调查。  事实上,2月份村民不断反映之后,当地就派了工作组进入当地进行长期的调查,深圳宝安沙井街道办主任赵俊平就表示,万丰村党支部主要是作风懒散,没有认真履职,对一些群众的疾苦没有进行过问,或给予热情的帮助,在整个过程当中他们没有按照支委的职责进行履职,就是说不称职。  那么针对村民的反映,当地政府下一步工作将如何进行?据谢晓东3月26日和村民对话时表示,“纪委也已介入。”  不过,针对村民的具体要求,据本报记者了解,调查还需要一段时间。  据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当地村民在3月26日座谈会上主要提出了如下几个要求,要求收回被低价出售的集体土地;要求公开财务状况,清算集体资产;要求罢免现任社区“两委”班子成员;要求阻止物业公司启动物管收费。  针对这些要求,在3月26日的座谈会上,谢晓东扬起手上一沓厚厚的打印材料回应说,“万丰的问题积累了十多年,不可能在短期内快速解决,目前就是要让万丰的情况不再恶化,维持最基本的运作,毕竟大家还要分红。”  不仅如此,谢晓东还透露,万丰居民维权所提出的问题,在沙井街道其他社区也有类似情况,尤其是对土地问题反映比较集中。他表示,沙井街道将会对全街道各社区的土地情况做一次详细的摸底,对土地的现状、使用情况以及使用性质等全面调查,该项工作也已经启动。  当地村民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达了希望万丰社区能早日度过此次风波的愿望,事实上,对于村民来说,只有尊重其合法权利和利益,或才能实现最终万丰社区的长治久安。

济南看青春痘医院哪家好

眼睛埋线几年后的效果怎么样

滨海牛皮癣医院

仙居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