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砖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空心砖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渤海钢铁债务重组专家建议称中西医结合多模跳线

发布时间:2020-10-19 06:40:12 阅读: 来源:空心砖机厂家

郑志斌认为,鉴于渤海集团此次债务规模巨大,境内外银行机构数量多且担保情况复杂,建议渤海债委会考虑上述二重集团债务重组的“中西医”结合方式,在庭外预重整充分沟通协商“缓解风险”,达成一致方案后,再携手进入司法程序。

海鑫钢铁、中钢集团、东北特钢……2014下半年来,国内多家钢企相继出现债务违约。今年初,曾位列世界500强的天津渤海钢铁也在巨额债务危机之下步履蹒跚。

国家层面,化解钢铁过剩产能的政策文件已下发2月有余。可以预计的是,今年下半年,钢铁、煤炭行业将进入化解过剩产能的攻坚破冰期。究竟该以何种方式化解渤海钢铁近2000亿的巨额债务,或许将成为钢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示范样本。

部分停产静候重组

4月初,天气转暖,钢价也从年前最低点连续反弹出新高,在开春各地基建、地产复苏和一季度数据向好的小阳春氛围里,不少钢企纷纷选择复产,“工人要吃饭,现在有钱赚为什么不复产?”一位钢铁行业人士在朋友圈自问自答。

但地处天津的渤海钢铁集团,却在多数钢企复产开工的时节陷入了困境。“天钢好几条生产线都停产了,整个集团可能就天津钢管还在生产,我们现在也在等上面的消息。”身穿钢厂工作服、刚打完饭的钢铁工人老张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4月13日上午,在天津东丽区津塘公路一侧的天津钢铁集团厂区内,高速线材厂房大门上着锁,漆黑的厂房里只留下巨大而冰冷的机器,静静地等待着下一次复产的轰鸣。不远处棒材厂大多数机器也都停着,只有角落里部分切割电焊的机器发出声音提醒,这里是一家钢厂。

临近中午时分,部分仍在上班的工人三三两两去小食堂打饭。老张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慨:“现在全天津都在关注渤海钢铁集团,不知道天钢未来如何。我想知道,要是买断的话,能给工人发多少钱?”

在厂区对面,几家小运输公司门口趴着十多辆大型运输车,一位大车司机坐在路边等活儿,“现在不比以前,这家差不多都停产了,出货很少。那边无缝钢管的效益还好一些。”

司机回忆,在无暇大道与津塘公路一带,大大小小分布着10多个小型钢厂,“在10年前,这里每天都有成百上千辆大车拉着钢管、板材等来来往往,景象很繁荣,可如今,我们这行连混个温饱都困难了。”

天津钢铁集团,简称天钢,是天津渤海钢铁集团旗下子公司之一,另外三家大的钢铁子公司分别是天津钢管集团、天津冶金集团、天津天铁冶金集团,四家钢铁公司的总产能大约2200万吨。但由于产能过剩、债务压顶及银行集中抽贷等原因,渤海钢铁集团在今年初出现现金流枯竭情况,随后陷入了将近2000亿的巨额债务危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天津市财政收入数据发现,2014年天津市财政收入为2390亿,2015年为2667亿。)

据财新此前报道,包括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北京银行天津分行在内的共105家银行及金融机构,目前已成立渤海集团债权人委员会,涉及债权金额1920亿元人民币。

4月12日,在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关于债务重组方案的提问时,渤海钢铁集团负责宣传工作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集团方面统一口径,目前方案正在制定中,暂时对债务相关问题一概不予回应。

“我们也想发声,但是现在渤海钢铁集团的压力非常大,方案还没有最终定下来,具体的内容现在也无从谈起。”该人士称。另一位渤海集团高层人士则在邮件中委婉拒绝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出面访的请求。

在巨大的债务压力下,渤海集团旗下子公司纷纷开始降薪减员的措施“止血控亏”。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一份天钢集团3月发布的通知显示,今年2月,公司领导到手工资统一为2000元,厂处级领导每人到手1600-3000元,炼铁厂在岗职工人均税前收入4030元,二期停产留守人员税前3500元,放假回家人员3000元。

“本次降薪是从公司领导开始的,是全公司整体行为……要给每一名职工完全通报本通知的全部内容,后询问职工选择留守还是放假。”该通告还称,3月生产在岗职工平均收入视公司具体情况再定,二期留守人员待遇为一期在产人员收入的60%,二期放假人员待遇为在产人员收入的45%,保证所有职工到手的钱最低705元。

在采访中,天铁轧二钢铁公司的销售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反馈,其所在公司多个工厂也相继停产了,多半员工只能回家待岗。

一向效益不错的天津钢管集团(天津人俗称“大无缝”)也有小幅的降薪。一名大无缝的员工小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他在大无缝工作了8年多,2007年效益好的时候每个月能发七八千块工资,“那时候挤破头都进不去”,现在到手才4000元左右,“今年估计还要往下降,行业不景气,没办法。”

小李称,现在不仅是渤海钢铁集团或者大无缝一个点上的问题,而是整个钢铁行业面上出了问题,“国有钢企大多超员,负担很重,比如武钢员工有8万人,最近听说要减员5万人。我们一个大无缝正式工就有7000人,外用临时工还有几千人,听说外用工很快也要裁员了。”

天津市国资委负责宣传的相关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渤海钢铁集团的债务重组方案还在具体制定当中,尚未最终确定。未来将在方案制定审批时第一时间发布相关信息。”

该人士称,目前天津国资委也在天津市委市政府领导下,努力落实国家去产能及供给侧改革等各项政策要求,但整个渤海钢铁集团的国企改革及债务重组等方案仍在制定当中,具体的方案信息发布也还要由天津市政府等部门逐级审核,所以时间上还要再等一阵子。

多方博弈最优方案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这一轮钢铁产能过剩中暴露的国有钢企的负债高企、效率较低等各种问题,其实在上一轮国有钢企出现困难时就出现过。渤海钢铁集团就是在上一轮钢铁企业脱困重组时成立的。

官网资料显示,渤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是2010年7月经天津市委、市政府批准,由天津钢管集团、天津钢铁集团、天津天铁冶金集团和天津冶金集团4家国有钢铁企业联合组建的国有独资公司,注册资本170亿元,是集烧结、炼铁、炼钢、连铸、轧钢、金属制品生产为一体的综合性特大型企业集团。组建后的渤钢集团系统庞杂,集团下面各类子公司及工厂总数有66家。

在兰格钢铁网信息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看来,渤海钢铁集团是“十一五”时期钢铁企业兼并重组的产物,重组之后集团与各家子公司实际上貌合神离,“合并后这四家子公司运营也都是独立的,投资、决策都是各自为政,集团虽然级别高,但是在下面并没有多少话语权。”

渤海集团一位内部人士在采访中也向记者表达出类似观点。

王国清称,2011年前后,正逢钢铁矿业鼎盛时期,这四家被合并到一起的子公司并未暴露出管理及效率的问题。但随着前年大宗商品进入寒冬,矿价钢价暴跌,企业亏损严重,资金链也越来越紧张,问题就渐渐显现出来。

与国内诸多国有钢企类似,在“一斤钢材卖不出白菜价”的过剩市场中,为了生存就要拼命低价抢份额,然后再拼命生产保现金流,债务压顶时,只能拆东墙补西墙额外增加贷款。在四万亿刺激下,这几年钢铁产能过剩的情况不但没有改善,反而越来越严重。

渤海钢铁集团大大小小的子公司、三级公司在成立至今五年来,信贷比例不断刷新,为此次近2000亿债务危机埋下了隐患。

据此前财新报道,债委会已经拿出了一套初步重组方案(征求意见稿),方案中包括要求各金融机构对相关贷款进行展期,并下调利率10个百分点;另外,对渤钢剥离优质资产进行二次重组,不良资产则由津融集团接盘处置。

工商信息显示,津融集团的机关法人及企业法人,分别为天津市国资委及天津市泰达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而泰达控股,同时又是天津钢管的企业法人之一。

天津市金融局信息显示,成立于2013年的津融集团,在2014年7月被天津市政府批准开展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处置业务,成为天津首家地方金融资产管理公司。

对此消息,渤海钢铁集团及天津市国资委方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询问均未正面置评。

一位接近债委会成员的机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毕竟债委会才刚成立,各方诉求尚未充分沟通,“从银行角度,也许希望提出不打折不展期马上还款的要求,但渤海钢铁整个账面资产只有500亿,一共2000亿的债务,怎么够还?做债转股的话,多少债转多少股?如何避免国有资产流失?”该人士分析称,渤海钢铁毕竟是大型国企,涉及剥离资产、分流人员,还要兼顾社会稳定和员工安置。这些问题目前处于渤海集团、四家子公司、债权银行、国资委间的多方博弈阶段,恐怕没有几个月时间沟通协调,是难以达成一致的。

渤海钢铁也可以视为地方国有钢企生存现状的一个缩影。人员冗余、债务压顶、产能过剩,成为压在所有钢企头上的“三座大山”。据中钢协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中国钢铁行业在银行借款总额1.3万亿元,其中长期借款3662亿元,同比增长3.55%,短期借款9623亿元,同比降低2.01%。财务费用高达974.4亿元,对利润和企业现金流侵蚀严重。

就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轻微雾霾中走访天津东丽区多家钢厂之际,东北特钢又一次发布了一笔8亿中票实质性债务违约的公告。这是连月来东北特钢发布的第三次债务违约公告,此前分别有8亿、10亿元两笔短融债券违约。

据wind资讯和兰格钢铁网,截至今年3月,全国钢铁行业发行的债券存量规模约为4500亿元,市面上发行的钢铁产业债券共有229只,其中203只发债主体是国有企业,其中央企为主体的48只,占比21%,地方国企占比68%,民营企业占比11%。国企是目前钢铁行业债券的主要发债主体。

“至2016年年底,还将有33家钢铁行业发债主体的98只债券即将到期,到期规模总计2065.9亿元。据兰格钢铁研究中心测算,预计至2016年底钢铁行业债券到期本息合算支付将超过2200亿元。”兰格钢铁研究中心分析师徐莉颖称。

重组的方程式

在北京市破产法学会副会长郑志斌看来,化解钢企债务危机,会面临许多困难和博弈,讨论一家钢企的债务问题如何解决,要根据其性质及所处地域、行业及债务规模而区分对待。

郑志斌列举了海鑫钢铁、中钢集团及二重集团的三种债务重组模式并分析了各自利弊。“所谓重组与重整的区别,就看有没有进司法程序,放在司法平台上的重组叫重整,带有强制性。用一个通俗的比喻,就是西医与中医的差别。”

海鑫钢铁最后就采取了“西医”司法重整的模式,此前由于管理不善及银行收贷,2014年初海鑫就陷入停产,当年底进入司法重整程序。“当时企业和债权人之间矛盾很大,有的要求先破产清算再重组,有的要求先重组不清算,连李兆会、当地政府都协调不了,最后只能诉诸司法程序。最后我们采用了司法核武器,强制通过方案,如果真的破产清算了,对当地经济社会冲击非常大。”

最终海鑫剥离了大部分债务,由建龙集团37亿接盘获得全部股权,“目前看,外科手术是成功了,但是手术完还需要后期调理消化。”郑志斌称,司法重整是一把双刃剑,西医方式虽然效率高,但也带有副作用,无法让所有债权人都满意,“核武器毕竟不能经常使用,司法不能总是干预市场。而且,一旦进入司法重整之后,银行马上就会将债务列为不良贷款了,个人也要背责任。”

而近期刚刚上报的中钢集团近千亿债务重组方案,则是用另一种偏向庭外协商的中医模式。在这种庭外协商的债务重组模式中,企业一家一家跟债权人协商,保密性强,公众压力小,灵活性强,但由于银行机构结构复杂还涉及境外,整个谈判过程会非常漫长,“可能会出现钉子户债权人,死活不同意,或者万一哪家债权人在外地起诉了,就会对已有成果形成冲击。效率非常低。”从结果看,中钢集团的债务谈判历时1年有余,最终债务规模降至600亿左右,其中半数债转股,还有部分债务做了6年展期。

郑志斌个人更为推崇其操盘的二重集团债务重组案例。截至2015年9月,二重集团、二重重装总负债超过200亿,严重资不抵债,债权人总数1700多家。由于缺乏流动现金,如果进入司法重整程序,则债券将面临提前到期导致实质性违约的后果。“在二重的解决方案中,我们采用的是中西医结合,先在庭外与主要债权人进行深度协商,先中医问诊拿出一个方案,再西医进入司法程序,巩固前期谈判的成果。”

郑志斌透露,最终二重的大股东还是保住了股东地位,部分股权转给了银行。总体债务做了展期,还有部分进行了债转股。未来二重将回到三板交易,还有一个新的回归主板的计划。“整个重整时间,仅用了2个多月就有了不错的结果,以往的债务重整案件,一般至少需要10个月。”

回到渤海钢铁集团近2000亿债务,郑志斌认为,鉴于渤海集团此次债务规模巨大,境内外银行机构数量多且担保情况复杂,建议渤海债委会考虑上述二重集团债务重组的“中西医”结合方式,在庭外预重整充分沟通协商“缓解风险”,达成一致方案后,再携手进入司法程序。

此外,郑志斌还建议,鉴于渤海集团情况,在重组方案中,也可以在金融工具方面尝试创新,比如债转股、可转债、优先股等,“单有一个债转股的手段,也许还不够用。”从资产的角度来看,也要考虑剥离一些资产,不可能在债务重组后依然保持现在的体量,“只输血是不可能长久的,必须要让企业获得市场竞争力和盈利能力。”

郑志斌称,不管最终采取的是中医、西医或中西医结合哪种模式,根本目的都是为了帮助企业解决困难,“没有企业愿意被破产清算,银行债权人不希望变成坏账,而国资委则不希望看到国有资产流失,地方政府也希望能稳定就业和税收。无论最终方案通过债转股、展期哪几种手段,都是为了争取以时间换空间,帮助企业渡过难关,让整个行业健康发展。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银行董事长闫冰竹在分组讨论中透露,渤钢集团2016年需要压缩产能1500万吨。这一由债委会成员单位所透露的数据,可能成为渤海钢铁集团化解产能及全盘债务重组的重要信号。

据兰格钢铁研究中心数据显示,天津钢管年产能约350万吨;天津钢铁集团年产能750万吨;天津天铁冶金集团,年产能500万吨;天津冶金集团年产能600万吨。王国清认为,在上述这2200万吨产能中,作为天津市国资委旗下招牌企业,天津钢管的优质资产有望成为重组后继续保留做强做大的优质产能。而化解1500万吨的任务如何由其他三家子公司落实执行,则成为接下来通盘重组需要考量的重点。

抗震支吊架

地基加固注浆机

景观造雾

江铃福特房车价格